像文艺复兴时期的所有伟大人物一样,他说:“人们能够完成他们想做的一切事情。”

前生今世

距离读完上一本书《失控》至今,已一个月有余(8.12--9.16),回想为什么会看这么久才看完的原因,可能是这段时间由于晚上要练车和其他事,看书的时间仅限于在搭乘地铁上。更由于此种非所擅长领域的书、偏哲学的书,每页带来的信息量都是新鲜的与厚实的,有点难啃。

本书作者为尤西林,可以说是我大学时期的人文启蒙导师。很难想象,在大学期间,经常逃课做自己事情的我会有一门课是拿100分的,而这门课就是他所教导的《人文科学导论》。在我之前的博文中也提到过他。当时那门课程的推荐教材就是他写的另一本书《人文科学导论》,但是由于当时的我比较崇尚免费的渠道获取的免费的知识,因此并不在意,只是听课而不购买其教材。可能也是因为当时我在啃《大英百科全书》第一卷 :)

其他关于导师的噱头就不说了,在我的读后感中,与其他书的作者一样看待。虽然比较特殊的一点是可以在有疑问的时候微信请教他。

吸收到的东西

由于现在比较累了,就随便翻翻书写写,这个过程只是一种娱乐,一种与此刻的自己对话,与网络上的灵魂们对话的方式。即使写得烂,估计以后也很难回头来修改的了。(第二天早上修改)

  • 全人,不要只仅限于“专业”---大师
  • 发现此类哲学书的前言、导论其实很重要

  • 意义significance与涵义meaning

  • 劳动的必然谋生与自由艺术二重性

  • 技术:希望与危险--编程的赚钱与艺术?
    这一点想扩展下,之前辞职就是因为不想为了钱而编程。看了本书之后觉得劳动是有必然谋生性的,但同时也有其自由的一面。感觉编程也是如此,对科技的热爱与相似于艺术的景仰,使得我固然不想沾上铜臭味,但人在社会中无论如何都需要谋生,既然摆脱不了,那就接纳之,并在之之上,发挥艺术性创造:把刻板枯朽的程序写得有艺术生机!

  • 精神贵族不只有与大众文化相对立的那种精英阶层的贵族,知识分子也不仅仅只有科技型教授,大学不仅仅是研究所,还有阐释并守护世界意义的人文知识分子。

  • “你懂得吗?思想意识也是一种养料,想,就是吃。”

  • “中国近百年悍戾之气是传统文化中陌生的气质。革命意识形态在摧毁儒学乡绅教化风俗之后,乡民在革命名义下实施了阶级规模的侵犯与攻占。‘文革’后结束了革命阶级斗争,但近半个世纪的现代化过渡期,从革命意识形态解放出来的私利个人却卷入缺乏法制与权利保护规范的原始争夺格局。悍戾之气内在浸入底层个体交往与上层社会文化,它与无法无天的公共秩序空气恰适对应。因而,中国悍戾之气的消除不仅是文化教化任务,更以社会制度现代化为前提。其中核心的目标是真正自由的人格的养成。”

  • 现在流行的是拜金主义和技术主义。感觉爱钱与热爱技术这两者我都占有了,但是我并不狂热只追求这二者,追求当然得是全人的大师。

  • “大学理念已成为抗衡现代拜金主义与技术主义的重要基石,这是一个即使在后现代消解主义时代也无法消解的理念”

  • 北大与复旦都是“以天下为己任”

  • “天下”--society; “人民”、“真理”等词都具有居高临下的必然性与合理性,要警惕被滥用。
    之前我是一个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的人,也是一个为了“真理”宁愿放弃物质的人。但后来发现这样错了。“真理”不能被如此滥用,以至于成为痞子的理由和口头禅。

  • 隐逸的“人文知识分子”
    第(5)点,某部分人想着坐享其成,这样是不对的,我现在是想靠自己赚钱,赚够了再回去投资自己。但问题在于,有几个能保持初心

  • 巫师是科学家的前身,也是教育者的前身,学术的源头。牛顿是最后一个炼金术士,王阳明是最后一位大师。由巫师分出哲学家、科学家和艺术家等职业。现在的世界格局(包括精神上的和物理上的),使得巫师也越来越“专业化”。哲学家、黑客其实都是全才,那些只会某一专业性东西的,顶多是技师,而非大师。

  • (补充) 当代的中国社会或世界,在互联网传媒的笼罩下,似乎缺少一种意义世界的指引。我小时候被授予的观念:平等、自由、博爱、法制、公平公正公开、天下大同、共产主义等现在已经少有人谈及,马加爵案、彭宇案等都在打破着小时候所认为的世道人心。而我是否也沦落为拜金、追求所谓“成功”,为了利益而不再走正义的道路?
    父亲从小没教过我什么,只是在小学时告诫过我一句“宁可直中取,不可曲中求”,我也一直秉持着观念。现在出了社会,在追求成功的同时,希望自己不要忘了过程中的乐趣,不要忘了坚持着的正义。

  • 当代知识分子的使命是阐释并守护世界意义,我发现有很多流派教义都在各自阐释与守护,人们选哪一个,如何阐释与守护,目的是为了更多人认可?这是本书没有给出的答案。

疑惑

  • 人与机器的最根区别是什么?
    目前来说是没任务时,自己的娱乐方式?(这是什么鬼?昨晚我是怎么写出这句回答的?)

  • “而从哲学史看,哲学不断在将‘不可说’者逐渐‘可说’为名词概念及其逻辑判断,之后移交给科学与技术(包括今日的人工智能)。但哲学仍然在新的时代沉思永不可穷尽的‘不可说’者,并不断形成新的‘可说’知识。这一过程若有终点,人类也就告终结。”
    这句话问了老师:马克思·舍勒有言“人是面向未来的X”,X就是不确定性,人从石器、青铜器到铁到蒸汽机到电子、网络和宇宙飞船时代,人是没有被限定,如果被限定,如果人类的未来确定了,那么人就终结了。这涉及到人工智能。

  • 老师提出了一个问题,人工智能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他是开放的还是封闭的?计算机能不能无限地自我更新?
    我的回答有点“解构”?回答如下:
    问题之回答1

问题之回答2

  • 这时新的核心问题是:“人工智能(计算机)和人的本质的区别是什么?只考虑这个问题,人的哪些是计算机是做不了的,只要捉住这个问题就捉住了人工智能哲学最核心的理论。”
    我暂时的想法时,未来的机器人是否会发展成为变形金刚?变形金刚有没有灵魂?如下图所示,等价于人类是否是宇宙中唯一有智慧灵魂的生命?也即《失控》里所提及的,人类能否创造出,或者宇宙中是否存在以硅为物质基础(而非碳)的生命形态?
    就我个人的倾向来看,我是觉得可以的,人类在进化,机器也在进化。只要不被毁灭,总有一天人类会进化成神人,机器也会诞生出生命。向神看齐是作为人不懈奋斗的方向,创造出机器之心是作为IT Geeker的乐趣所在,难道不是吗?

问题之回答3

问题之回答4

看此书时缺少的背景知识

  • 美学
  • 现象学

  • 马克思理论

  • 文言文

  • 后现代解构、结构、虚无主义

后记

看完了,写完了,累了,就不发到票圈了。有缘者自会看到。(梦中还是发到了票圈),接下来要把精力用于看技术上了。good night。

本想趁机写出我那基于信息的哲学体系,但感觉时机还没到,积蓄得还不够多,所以作罢。

  • “因此,在一般情况下,人文知识分子的世俗命运规律乃是:‘君子固穷’、‘文章憎命达’、‘诗穷后工’。相反,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如果同明星一样荣耀,那往往兆示着他已不是人文知识分子。当代中国人文知识分子对商品经济大势下社会冷落人文的抱怨,表明他们还不能区分意识形态专家导师与真正的人文知识分子,他们尚有待习惯于寂寞与无闻。”

这是老师对人文知识分子意义的阐释与守护,也是我当时觉得自己心太浮躁坐不了冷板凳才出来社会磨砺的原因,我还有待习惯于寂寞与无闻。(虽然我不必是一个人文知识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