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好久没有写读后感,阅读(输入)远远大于写作(输出),感觉不太平衡。
刚注册了微信公众号(订阅号)---杂货铺与旧书摊,想着写一篇文章练练手,刚好这周看完了《悲惨世界》,就写点读后感吧。

Overview

之所以看这本书,是两个月前Minnie推荐的,当时她说这本书没那么容易读,我有点不信,毕竟《百年孤独》我都啃下来了。直到读下来才发现是真难读,难度堪比《机器学习》,每次看一点就放下去看其他书了。

这段时间在刻意培养自己的耐心,因此也不着急,偶尔搭地铁时看一二十页(微信读书的页数,总页数2000),大概看到比安维尼主教逝世、冉瓦让成为马德兰市长后,就渐渐进入状态了。

全书穿插着各种历史(修道院的历史、拿破仑与滑铁卢战役等)、文学(各种记不清的引用)和科普(比如救马里尤斯时对巴黎下水道的描写),记得不详细。

全书多次出现伏尔泰和拿破仑,一直觉得伏尔泰这个名字很熟悉,事后查了下,伏尔泰(Voltaire)是法国启蒙时代最有名望的思想家,至今人们仍然把18世纪的欧洲笼统地称做伏尔泰的世纪。是与卢梭齐名的思想家。

至于拿破仑,那就不用多说了,值得一提的是,大学时遇到过一个法国人,就跟他吹水说我读过拿破仑的传记,称赞了一番拿破仑,结果那法国人说拿破仑不好,法国人也不是都喜欢他。看了《悲惨世界》里的描述后,才豁然开朗,想来可能当时那个法国人是保王派或其他观点的人吧?

看完这本书总耗时20+小时,给我的感觉却是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

里面的几个人物栩栩如生,历历在目:

  • 有纯洁、神圣的比安维尼主教
  • 和芳蒂娜约会最后抛弃而去的托洛米埃
  • 小时候悲惨,最后获得幸福的珂赛特
  • 用一生赎罪,最后获得救赎的冉·瓦让
  • 坚持原则却又放弃的雅维尔(又被翻译成沙威)
  • 有理想却又陷入爱情、去街垒后又获得遗产的马里尤斯
  • 单恋马里尤斯的波尼埃
  • 势利狡猾的盗尸者泰纳迪埃
  • 在修道院拯救马德兰市长的福施勒旺
  • A.B.C的成员与马伯夫
  • 巴黎的流浪儿加什弗洛
  • ......

看完全书后再看豆瓣上关于本书的简介,原来作者雨果写这本书花了三十余年,从一八二八年起构思,到一八四五年动笔创作,再到一八六一年才写完全书:

这三十余年,物非人亦非,发生了多大变化啊!如果说一八三0年,在他的剧本《艾那尼》演出所发生的那场斗争中,雨果接受了文学洗礼,那么一八四八年革命,以及一八五二年他被“小拿破仑”政府驱逐而开始的流亡,则是他的社会洗礼。流亡,不仅意味着离开祖国,而且离开所有的一切,包括文坛领袖的头衔、参议员的地位等等;流亡,不仅意味着同他的本阶级决裂,而且也同他所信奉的价值观念、文学主张决裂;流亡,给他一个孤独者的自由:从此他再也无所顾忌了,不再顾忌社会、法律、权威、信仰,也不再顾忌虚假的民主、人权和公民权,甚至不再顾及自己的成功形象和艺术追求。流亡,把他置于这一切之外,给他一个大解脱,给他取消了一切禁区,从而也就给了他全方位的活动空间,使他达到历史、现实和未来所有视听的声音。

这么厚重的一本书,能啃完,也是相当自豪的呢。

某个场景、某句话

  • 本世纪(19世纪提出)的三大问题,现在在世界也存在。

男人因贫困而沉沦,女人因饥饿而堕落,儿童因无知而凋败。

  • 比安维尼主教能给人幸福,救济贫民,感化强盗,连被民众视为异端的革命军将领临终,也去伴随(叫弥撒?洗礼?超渡?)。而他自己本身也是幸福的,有一个妹妹和仆人侍奉和支持着他,即使是在他老年眼瞎了之后。里面有一句话很感人:

人生最大的幸福,莫过于确信有人爱你;爱的是你这个人,更进一步说,不管你希不希望,人家还依然爱你;这个信念,眼睛瞎了的人才会有。

  • 比安维尼也喜欢默想,这让我想起了当年。

对他来说,睡觉前,面对夜空的庄丽景色进行默想,这似乎成了一种宗教礼仪。

  • 芳蒂娜的孩子的父亲的事迹,“爱情是一种过失”、“可得当心,女人的心变化不定,谁相信她们,谁就倒霉”,托洛米埃说要给她们惊喜,而这惊喜就是离开。

啊,我们热恋的人!......永别了。在将近两年中,我们给了你们快乐。千万不要记恨我们。

  • 女修道院篇的哲语

我们认为活着的人应念念不忘坟墓。在这一点上,神甫和哲学家的看法是一致的。“人是应该死的。”这里,特拉普修道院院长与贺拉斯桴鼓相应。生不忘死,这是哲学家的戒律,也是苦行者的戒律。

  • 吉诺曼外公--巴黎旧贵族的社交礼仪

他离开社交界后,依然固守旧时习惯。最重要的,也是不可改变的习惯,便是白天闭门谢客,只在晚上会客,不管是什么人,不管有什么事。......这是他那个年代的古雅风尚。

  • A.B.C 认为什么最伟大?

(荣耀、权力、财富)所有这一切,真是空前绝后、无与伦比,还有什么比这更伟大的呢?---自由。

  • 冉·瓦让为什么要让珂赛特离开修道院,而不占有?

他思忖,这孩子在放弃人生之前,有权了解人生,如果不征求她的意见,借口让她免遭人生厄运,就事先剥夺她的一切快乐,利用她的无知和无援,认为地让她产生一种志向,那么,这便是在摧残人性

  • 珂赛特与马里尤斯的爱情

奇怪的是,一场真正的爱情,在男青年身上的最初表现是胆怯,但在女青年身上则是胆大。
人在年轻时,心灵上有了创伤很快便能愈合并结痂。

  • 冉·瓦让没有当过丈夫、父亲,所有的爱都给了市民们和珂赛特,幸好有个好的结局:

夜空没有星光,一片漆黑。在黑暗中,也许占着一个大天使,展开双翼,在等待这个灵魂。

结尾

  1. 按照雨果的世纪三大问题的说法,作为一个男人,尽量让自己不贫困不沉沦,为社会减少点负担是最基本的要求。

  2. 尽量向比安维尼、马德兰市长那般行善。

  3. 写书要有耐心,不必求快,可以再构思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