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限游戏的目的是为了赢,而无限游戏的目的是为了获得继续游戏的资格。玩无限游戏的人是不焦虑的。

月初在微博上看到一个博友分享了三个长期活跃在互联网上的神级人物,其中两个是饭否的王兴和雪球上的段永平,其中提到王兴对该博友影响最深的一句话是“有限游戏的目的是为了赢,而无限游戏的目的是为了获得继续游戏的资格。玩无限游戏的人是不焦虑的。”无独有偶,这个月19号的时候,又看到群里分享了《战争之王:美团作战体系背后的秘密》,文末也提到了“王兴最喜欢读的书之一《有限与无限的游戏》”,于是就在豆瓣读书上买了这本书读一下,本文分享这本哲学书的简介和些许思考。

本书介绍了两种游戏,以及其异同和联系,「将世界、时间、社会、文化、权力、语言、性、疾病、死亡、战争、自然、机器、宗教、神话等我们在世上所遭遇的重要主题,都通过“两种游戏”这条线索,逐一思考了一遍。游戏者像一名欢愉的过客,以他的有限生命旅程投入无限游戏中,真可谓“生,吾顺事;没,吾宁也。”」

书中把人生、世界和社会都看成一种RPG(Role-Playing Game)。有限游戏,顾名思义,是指有边界的游戏,时间限制、资源限制、参加游戏的人认可的固定的规则。其胜利者有奖品,比如头衔称号、金钱回报等。

而无限游戏,则是无边界、没有时间限制、不在乎年少成名抑或大器晚成的游戏,每个参与者都是胜利者,胜利的果实至少是自己的人生体验,为了让游戏持续进行没有终点,规则可以随着大家的共识而改变。

常见的有限游戏有考试(高考或者CFA持证人),考试通过则获取了头衔,那么在“社会”/“职场”这场游戏中,便可以得到认可该头衔的人群的“奖品”。同样地,战争也是如此,二战胜利后的战胜国,至少在舆论上至今都是优于战败国的。除此之外,KPI其实也是有限游戏,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规定的量化指标,常见的有KPI有公司的KPI、个人健身的KPI(一个月瘦10斤?)、几个月内通过xx考试等等。

无限游戏则不同,目标并不是仅仅是为了获得让其他人认可的头衔。比如同样是健身,无限游戏者并不会说“我要节食,坚持锻炼半年,一个月要减完10斤,坚持半年后有马甲线,然后再继续放开吃”。无限游戏者是长期主义者,健身计划不是一个月,不是一年,而是终身。此外,终身学习者也是无限游戏者,学习并不是为了获取文凭、找到更好的工作,而是一种兴趣。庄周把学习当成有限游戏,“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 。以有涯随无涯,殆已!”而胡适则把学习当成无限游戏,“怕什么真理无穷,进一步有进一步的欢喜”。

这本书中并没有提倡读者以哪种心态玩游戏,没有说无限游戏比有限游戏要好。只是提供了多一个游戏观,一个世界观。看完后我就能理解美团是如何不断扩展自己的边界的。

最后再来谈自身工作,我的核心竞争力是科技,所以要始终坚持以科技为主,金融或其他为辅的基本路线不动摇。因此当工作没做完、或者有更重要的科技知识需要更新的时候,就只能牺牲复习CFA的时间。CFA今年的考试是一场有限游戏,且每年都能考,而核心能力的提升是无限的,所以有冲突的时候,工作和更新科技知识的优先级是更高的。

总之,看完这本书后,最大的感触就是变成了长期主义者,制定计划不再会太浮躁,包括学习计划和健身计划,时间期限都是终身。